金祥彩票平台|金祥彩票官网_Welcome:旗袍1免费阅读_百度阅读

金祥彩票平台|金祥彩票官网_Welcome

  愿不再有战争!永葆和平!让我们的子子孙孙能在幸福详和世界中,读书,工作,生生不息,快快乐乐!

  第十八章 李善被钱鹏飞和几名特工推搡着带到了丁默群的面前。丁默群微闭着双眼,一言不发,只是躺在椅子上,将双脚跷在前面的一把椅子上,手里不停地转动着一盒火柴,旁边圆桌上一把转轮手枪摆在那里。李善原本被抓的一刻还想着如何找借口或者找理由拖上一会儿,但丁默群却什么都没有询问,只是静静地待着。这更让李善心中忐忑不安,额头的汗水滴答着滚落下来,他刚张嘴想找个理由替自己搪塞一下,丁默群抽出双脚,丢掉手中的火柴盒,起身站了起来。李善以为丁默群要拿枪打死自己,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丁默群面前,把自己如何用情报换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丁默群。

  “没有,我只见过鲍远山,还有一个舞女,是鲍远山介绍给我的,叫芊芊小姐,她负责跟我联络。”李善颤抖着回答道。

  “主任饶命。我一定将功赎罪,将功赎罪。”李善跪在地上一直在磕火,害怕地求饶。

  丁默群将李善供认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武田,并且向他承诺明天一早赶回上海,一举端掉军统上海站的老窝,活捉上官锋与鲍远山。武田表示赞同之外,也对关萍露能够一人押送李善来到南京提出了表扬。其实,武田显然是话中有话,当初他跟丁默群一直都怀疑关萍露是军统,通过这样的方式暂时排除了关萍露的嫌疑,但关萍露为了把戏唱好,主动地向丁默群承认自己伪造笔记骗李善来南京是自己的错误,但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是关萍露不是军统就够了,所以丁默群也是点到为止地批评了她一下。对于他们来说,端掉军统上海站的老窝才是大事。

  回到上海后,林大江带着自己的人悄悄地埋伏在李善经常去的那间酒吧,待他将名叫芊芊的舞女引出来后,一拥而上将她抓住,不容分说逼其带到军统上海站的电台所在处。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军统放置电台的秘密地时,林大江以为自己这次可以逮住两条大鱼,回去向丁默群邀功有了重重的砝码。但是当他带着人闯进去的时候,只抓到一名在现场守卫的特工,还有一名未来得及撤走的情报员。

  林大江非常生气地在特工总部的刑房里通过鞭打军统的情报员来发泄心中的不满。可是无论如何审讯,那位情报员一直是守口如瓶,不肯说出上官锋与鲍远山的具体藏匿位置。坐在一边椅子上的丁默群显然还有些耐心,渴望通过谈判的方式来得到彼此的需求,对于军统情报人员,那就是生,否之就是死。但几轮沟通之后,一点成效都没有,或许这名情报员根本不知道上官锋与鲍远山的事情,但对于他装着一副大义凛然的悲壮样子,丁默群显然无法接受,他要征服每个人,这是来自心底的欲望。

  刚刚把那名军统特工押进来,还没在架子上绑好,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丁默群一枪把他的脑袋打穿了。这一下,那名情报人员彻底被征服了,他答应愿意为丁默群做任何事情,除了死。丁默群没想到要他死,只是让他给戴笠发了一封嘲笑讽刺的电报就当场释放他了。对于丁默群来说,自己会放过他,戴笠呢?

  戴笠看到丁默群发来满含嘲讽的电报内容煞是震怒,大声嚷嚷着马上解决掉李善与那名情报人员。于是,厄运来了。那名情报人员被释放之后,安全回到家中,以为以后可以平安大吉,没想到在家中却被戴笠派来的特务一枪毙命。而李善也在一日午夜游荡完舞厅后,在回家途中被鲍远山带人乱枪打死。丁默群知道后只是唏嘘了几声,就忘记了此事。

  赵世杰只身前往延安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又回到了上海。只不过这次宋方春将他还有胖子、李芬芳、陈瞎子带到了上海市郊一处偏僻村庄,再次进行教育。老宋是越来越喜欢这几个孩子,看到每个人努力上进的劲头,也盼望着他们能够早日加入到的队伍中来,但又害怕他们会中途而退。正好此时有两名的领导要穿越上海敌人的封锁线,去苏北的新四军根据地工作,赵世杰闻听之后,与老宋商量了下,希望让他们去完成这次任务。

  老宋请示之后,决定把这次任务既当成对他们一段时间学习的考验,又当成对他们是否能够进入的一次严峻考核。

  延安总部那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也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尚小兰,希望适当的时候钱鹏飞能够鼎力协助。尚小兰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时候是在特工总部的大院里,并且明确告诉他一旦自己出现了意外,可以直接以上级的身份联系上海的地下组织者宋方春,接着还把上海地下组织即将成立电台安置处的电话也告诉了他。但每次钱鹏飞看到尚小兰都是心存愧疚,五年的时间从来没有照顾过家人,甚至上次在去尚小兰住处时看到别人欺负女儿丹丹都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出自己身份,对此他倍感煎熬。如今,一次次地与自己老婆在一起见面,却不能享受夫妻之间最平淡的幸福,让钱鹏飞一直以来左右为难,他看到四下无人,一把搂住尚小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却碰巧被走过来的林大江看到了。

  望着尚小兰远去的身影,他的心中痛苦不堪,却看到林大江只能装出一副泼皮无赖的得意样,冲自己连声嘲笑着。

  赵世杰又将自己装扮成富家公子哥的模样,让陈瞎子作为自己的随从,胖子拉着黄包车作为车夫,李芬芳作为赵世杰的女佣人忙前忙后,另外两位要护送的干部伪装成自己的生意伙伴,在他们精心的保护下,越过一道又一道的封锁线,终于踏上了远去的航船。

  宋方春对赵世杰他们的这次行动给予了很高的赞扬,在方春茶楼的一个隐秘包厢里,他带领着赵世杰、李芬芳、胖子、陈瞎子,面对着一面鲜艳的党旗,纷纷举起拳头宣誓。

  上海地下组织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台电台,平时传递情报或者与上级联系非常不方便。老宋一直都想把市郊农村里的一台电台带过来,而且事先都找好了隐秘的位置,也把那里对外联系的电话告诉了尚小兰。赵世杰非常有信心地要把那台电台带过来,而且他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赵世杰将一辆手推的童车进行了改装,车里除了可以放孩子之外,下面还加了一层隔板,事先已经将电台藏匿其中。接着又让李芬芳从姐姐那里骗来婴儿作为伪装,接着要开始他们的运送计划。而第一次带着孩子的李芬芳显然没有经验,常常面对婴儿的哭闹无计可施,只能在每次哭闹的时候顺手将奶瓶塞到孩子嘴里。

  赵世杰与李芬芳来到站着几名日伪军与日本宪兵的关卡处不慌不忙地想要通过时,两名日伪军对赵世杰与李芬芳坚持盘查了很久依旧没发现什么,摆摆手刚想放行时,站在不远处的一名日本宪兵端着刺刀向着童车里熟睡的孩子奔了过来。 日本宪兵叽里咕噜地要检查童车,如果一旦把孩子抱起来,那么童车下面的电台马上就暴露了。两个人焦急得不知该如何办时,躺在童车上的婴儿哇的一声开始大哭。李芬芳急中生智,连忙拿出奶瓶塞到婴儿的嘴里,装出一副非常心疼的样子。而赵世杰也赶紧安抚着孩子,装模作样地向日本宪兵请求不要吓坏了自己的孩子。看着赵世杰疼爱孩子的可怜样,日本宪兵居然放他们通过了。 赵世杰与李芬芳推着童车,回忆着刚才有惊无险的一幕,一直朝前走去。这时,林大江带着手下的人在巡街,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不觉一怔,命令手下紧紧跟着。刚转过一条胡同,林大江正准备趁机上前抓捕,却发现赵世杰将童车推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轿车上,将童车塞到后备箱里,自己抱着孩子上了车后,绝尘而去。

  林大江急急忙忙将这个情况告诉了丁默群,希望能够得到下一步的行动指示,但似乎丁默群从林大江描述的细节中,可以明白赵世杰运用童车的本意。

  “好啊,赵公子失踪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回来了。他想干什么?还来刺杀我?”丁默群站起来说道。

  “主任,我感觉赵世杰可能跟中共地下党有关,他们推着一辆童车通过检查,再让这辆小汽车在路边接应。”林大江说道。

  “哦,那是在运送什么秘密的东西吧?绝密文件??电台?我看都有可能。”丁默群恍然大悟道。

  “大江,我看老天爷是要送给我们一件大礼物了!对付共党,我们一直没有取得成效,武田将军非常不满。这一次,我们先把赵世杰这个组织挖出来,再顺藤摸瓜,一网打尽!哈哈……”丁默群突然大笑道,似乎他掌握了一切,胜券在握。

  显然,丁默群已经将抓捕赵世杰作为一件大事来做,而林大江则是准备全力以赴,不放过任何一丝邀功请赏的机会。一大早,特工总部的大院比平时多了几分热闹。几辆吉普车与摩托车整齐地停靠在一边,也像站在一边的特工们似的接受林大江的训话。林大江话不多,只是一直强调着行动带给大家的回报,这是一种激励,更是一种刺激。

  拿着文件正要到丁默群办公室的关萍露正好遇到迎面而过的钱鹏飞,她有些摸不透什么情况,故意放慢了脚步,想从钱鹏飞那里得到一丝问题的答案,钱鹏飞也是一概不知,只是提醒她小心为上,注意安全。

  关萍露将文件送到丁默群的办公室时,他却格外高兴,嘴里哼着小曲,一副神秘的样子,任凭关萍露如何旁敲侧击地打听一点关于林大江行动的情况,都被丁默群挡了回去。但丁默群却非常有兴致地要邀请关萍露今晚去跳舞,而且还准备了一份专门送给她的惊喜大礼。

  不知道什么时候曹敏芝摇摇晃晃地走进了特工总部,正好碰到钱鹏飞在一边给几名特工训话。今天曹敏芝是要找丁默群一同看戏,所以心情大好地主动向钱鹏飞打完招呼,径直就要去丁默群的办公室,却被钱鹏飞拉住了。

  “嫂子你别嚷嚷,主任他是……”钱鹏飞忙低头看了看四周,拉住曹敏芝,装出神秘兮兮的样子,欲言又止。

  “看嫂子说的,也不算秘密活动,主任是想请关小姐去舞厅跳舞。”钱鹏飞笑道。

  跳舞?跟关萍露?曹敏芝一听到这两个字眼,心中的怒火噌噌地向外冒着。自己当初为了防止丁默群偷腥,想方设法收了关萍露做干女儿,没想到丁默群贼心不死,现在不顾家不顾自己,竟然公开与关萍露相依相偎,这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曹敏芝正在发愁不知该如何解决这样的棘手事情时,突然看到从外面回来的林大江,她眼睛一亮,计从心生。 曹敏芝来到林大江的办公室,故意装出一副受尽委屈、遭人欺负的悲惨样,哭喊着要让林大江帮自己出口气。刚开始林大江一副义愤填膺的英雄样,誓要为曹敏芝摆平时,听到对方是丁默群后连忙摆手,怎么也不肯按照曹敏芝的要求就范。

  “林大江,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晚上你带几个人跟我走。”曹敏芝高声大嗓地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是不是主任跟关萍露去跳舞,要你保驾护航,啊?”曹敏芝指着林大江的鼻子,大声说道。

  “不不不,夫人,我……我另有要务,抓……”林大江一下捂着脸,一手连连摇动。

  曹敏芝根本不听林大江的解释,抓起桌子上的台灯,往林大江身上砸去,林大江赶紧躲闪,台灯砸在墙上,顿时四分五裂。

  “让你手下的小兄弟去抓,你带几个人跟着我去米高梅舞厅,老娘我就不信,逮不住丁默群的尾巴!”曹敏芝把双手往腰间一插,像个母老虎,大发雌威地说道。

  米高梅舞厅激荡的音乐声此起彼伏,灯光若隐若现,让人眼花缭乱,舞池里男男女女踩着音乐的节拍,摇摆着充满欲望的身体,丁默群与关萍露也身处其中,脸上洋溢着快乐的表情,翩翩起舞。钱鹏飞坐在舞厅的一角独自喝着闷酒,其他几名特工散落在舞厅的周围注视着一切。

  “今天晚上丁先生很高兴啊。是不是送我的礼物就要见分晓了?”关萍露轻声对丁默群说道。

  “萍露,你跟男朋友分手,有一段时间了吧?”丁默群不直接回答,却突然转了话题,说道。

  “提他干吗?我早跟他一刀两断了!”关萍露心里一凛,装出不高兴的样子,把头扭了过去。 “哦,这个赵公子,我看他对你是怀恨在心,佘山教堂里的那次刺杀,差点要了你的命。对这种男人,是该跟他一刀两断。”丁默群把嘴凑到关萍露的耳边,轻声地说道。

  此刻,赵世杰驾驶着自家那辆黑色的轿车载着电台快速地在路上行驶着,但是他没有注意到,有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个人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赵世杰来到一家名叫鸿运食杂店的门前,车子转了一个圈停靠在旁边。他从车上的后备箱取出电台,轻轻叩开屋门,宋方春一脸的喜悦,让赵世杰闪进屋里,自己向外看了下,然后紧紧关上了屋门。

  丁默群与关萍露继续在舞厅里陶醉地跳来跳去,似乎丁默群今天晚上的兴致有些高昂,一只手不停地在关萍露的后背摸来摸去,而此时曹敏芝带着林大江也赶了过来,她看到丁默群与关萍露紧紧相拥在一起跳舞的甜蜜状有些吃醋,有些生气。关萍露转身的一刻看到了曹敏芝,不由一怔,然后突然又想到了一个自己可以脱身的计策。

  关萍露故意将自己紧贴在丁默群的身上,让他的手在自己后背上摸来摸去,丁默群真的陶醉了,手向关萍露的屁股上摸去。曹敏芝站在入口处,瞪着丁默群的手,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就冲上去。

  林大江的手下过来向他报告,已经发现了赵世杰藏匿电台的位置。林大江不顾曹敏芝在一旁吃醋的愤怒状,心急火燎地跑过去向丁默群请示赶紧捉拿赵世杰。

  “赵世杰露脸了,现在在一个杂货店,估计是共党接头的秘密地点。”林大江兴奋地对丁默群说道。

  关萍露乍一听林大江直接说出赵世杰的名字,很是震惊,仔细一想,才明白丁默群想送她的礼物,就是抓住赵世杰。

  “不太清楚,但我们的人看见赵世杰拎了只箱子进去,有可能是电台。”林大江挠着头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去,把共党分子一网打尽!”丁默群一边继续与关萍露跳着,一边高兴地说道。

  关萍露此刻心中极为紧张,然后急中生智,一把拉住丁默群,夸赞他为自己着想,想要拿赵世杰作为自己的惊喜大礼。丁默群哈哈一笑,含情脉脉地摸着关萍露的头轻声笑着。关萍露一阵脸红,她悄悄地向外望去,发现曹敏芝聚精会神地盯着这里,于是她把头伸过去,轻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借口说这是感谢丁默群的厚礼。此刻的丁默群欲火中烧,也要上前去亲吻关萍露,站在身后不远的曹敏芝再也抑制不住了,拨开人群,奋力拉开丁默群与关萍露,大声冲着两人怒吼。关萍露刚想上去解释什么,突然被曹敏芝一个耳光打翻在地,她接着还要上前继续发泄,被丁默群一把拉住,大声斥责着她的泼妇行径。

  “林大江去抓赵世杰,那个杂货店……有电台……”关萍露凑在他的耳朵边,快速地说道。

  钱鹏飞离开关萍露之后,迅速来到曹敏芝的身边,安慰着她不要生气,然后借机将她带到舞厅的休息室,做起了思想工作。

  “鹏飞,你都亲眼看见了,关萍露这个妖精,狼子野心,她敢勾引默群。呜呜,默群也不是好东西,就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鹏飞,你要给我做主啊!”曹敏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钱鹏飞哭诉道。

  “我知道,嫂子,等会我跟默群说,我不叫他主任,我叫他默群,我好好替嫂子你出口气。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请车队来辆车,先送嫂子回家休息。”钱鹏飞安慰道。

  此刻,关萍露躲在舞厅的一角,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脸颊不停地哭泣,她一脸委屈地对丁默群抱怨受不了这样的屈辱,自己想要离开。而此时的丁默群刚才被曹敏芝如此不顾脸面地一闹,仍旧放不下面子,便不让关萍露离开,他要看看今天这只母老虎到底能够折腾到什么样子。

  守候在鸿运食杂店外的那名特工一直焦急地看着手腕上的时间,期待林大江赶紧能够火速赶到。而赵世杰与宋方春此刻正在调试着电台,尝试着向延安发送情报,完全不清楚自己马上就要陷入敌人的包围圈。

  宋方春尝试向延安发了一条简单信息,得到对方反馈之后,两个人欣喜若狂。突然,这个时候,食杂店里的一台电话无故响了起来。宋方春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压在一块红色地毯下正在响着的电话。老宋呆了一下,赶紧抓起电话,默不作声。

  “妈的,死人啦?我说了太太不舒服,快过来。”钱鹏飞在电话里粗声粗气地骂着脏话,然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宋方春愣了愣,也挂了电话,但是胸口却一直怦怦地跳个不停。然后他迅速钻到阁楼的一角,悄悄撩起一角窗帘,看到守在外面的那名特工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枪,一直对着食杂店一动不动。老宋一阵心慌,迅速命令赵世杰带着电台马上转移。临走之前,还不忘找来老虎钳剪断了那根刚刚与外界联系过的电话线。

  老宋与赵世杰悄悄地爬上二楼的阁楼,从阁楼的窗下,沿着一根水管爬了下来。为了防止后面的人追上来,赵世杰还用老虎钳故意将水管上的螺丝松动了几圈,然后两个人从鸿运食杂店的后门逃之夭夭。

  林大江带着人驾着摩托车浩浩荡荡地火速赶了过来,车还没停稳,听到那名特工简单一说,操起家伙,冲着里面透着暗淡亮光的鸿运食杂店冲了进去。

  钱鹏飞打完电话,故意装出非常生气的样子,告诉曹敏芝说特工总部值班的人借口说今晚没有多余的汽车可以使用。单单一句话,再次把曹敏芝推到了最高点,大声嚷嚷着,丁默群是欺负自己到家了,边说边又从休息室冲了出去,要同丁默群继续理论一番。

  曹敏芝再次来到舞厅,不顾丁默群与关萍露的反对,拉着两个人要回去说个清楚。关萍露一副委屈的样子向前踉跄地走去,看到站在一边的钱鹏飞用手向自己打出了一个V字的标识,眼里含着泪光,笑了。

  如果想要让女人相信自己,那就向她解释吧。关萍露一次又一次地向曹敏芝解释,自己在舞厅亲吻丁默群完全是女儿感激父亲的一种表达,这一切源于丁默群能够抓住赵世杰的感激。曹敏芝可以不相信关萍露,但是她确实知道林大江当晚的行动内容是什么。几次三番之后,曹敏芝终于松了口,说自己不是不放心关萍露,而是不放心丁默群这只馋猫。

  丁默群在自己办公室里不安地走来走去,钱鹏飞以为他还在为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揪心烦恼,其实他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的却是林大江能否顺利抓捕赵世杰。等他听到林大江回来的消息后,赶紧找了个借口将钱鹏飞支走了。

  林大江叫来后让丁默群大失所望,一顿雷霆般的斥骂之后,他开始反思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是是,主任,可这事太蹊跷了,我们冲进去的时候,灯还亮着,茶杯里的水还是热的,他们……”林大江还没说完,就被丁默群打断了。

  “内鬼?今天晚上就这么几个人,谁是内鬼?”丁默群疑惑不解地望着林大江,问道。

  “如果真是内鬼干的,最可疑的是关萍露,其次是钱鹏飞!”林大江使劲咽了口唾沫,说道。

  “不不,关萍露是知道这次行动,但她知晓具体要抓赵世杰的时候,也就在你向我报告的时候,这之后,我一直在她身边,如果她是内鬼,她根本不可能把情报送出去。”丁默群想了一想,摇摇头,说。

  “钱鹏飞一直在喝酒,根本不知道你要去干什么。就算他当时知道了,他也一直跟我,跟敏芝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不可能送出情报的。”丁默群也感觉到纳闷。

  “还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赵世杰跑了,他老子赵安家跑不掉。”丁默群赶紧补充道。

  “明白,主任,我明天就去找赵安家。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林大江又一次信心满满地说道。

金祥彩票平台|金祥彩票官网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