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祥彩票平台|金祥彩票官网_Welcome:旗袍1最新章节_旗袍1免费阅读_百度阅读

金祥彩票平台|金祥彩票官网_Welcome

  愿不再有战争!永葆和平!让我们的子子孙孙能在幸福详和世界中,读书,工作,生生不息,快快乐乐!

  丁默群在办公室里一直埋头翻阅着文件,不知今天是过于专注还是疏忽,当关萍露来到他身边,足足站了两分钟都没有被他察觉,关萍露显得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用手一直摆弄着自己新买的一条花围巾,像一个孩子一样盯着丁默群,一语不发。

  “哎哟,这条围巾很漂亮啊!哈哈……”丁默群抬起头,看到关萍露后高兴地笑着,搓着手说道。

  “小机灵……”丁默群推开身后的椅子,站起来轻轻地在关萍露的鼻子上划了下,让她把一份紧急电文交给电讯处的余处长。

  “平常少串门,少聊天,祸从口出。”丁默群瞟了关萍露一眼,像是关照她,又像是话中有话地说道。

  “我知道,保密条例上有规定,只是我不懂电讯方面的事,有时候找余处长和李善请教请教。”关萍露一凛,脸上很镇定地说道。

  “哦,对了,你顺道把李善叫过来,我有事找他。”丁默群微笑着抚摸了一下她脖子上的花围巾,说道。

  关萍露像只轻盈的小鸟,拿着那份密文叩开了李善的办公室。李善马上就要锁门去找丁默群,关萍露却忽然委屈的样子,佯称自己原本还找李善有其他私事要谈。其实李善一直以来对关萍露是垂涎三尺,但由于在特工总部众人皆知她跟丁默群的关系,李善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看到关萍露妩媚的眼神,有些迷离的李善怕其他人看到,将关萍露锁到了办公室里,自己快速地奔向丁默群的办公室去了。

  关萍露从窗户里看到李善越走越远,迅速地把窗帘拉上。她从自己的小包中取出那本配好的钥匙,根据自己当时在场听到密码锁的开启声音,没一会,密码箱开了。关萍露欣喜地将那本密码手册塞到自己的小包里,关好保险箱,拔出钥匙,轻轻将数字转盘复原。

  她长舒了口气,躺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她想了下,解开脖子的围巾,放在了沙发的一角,点上一根烟,轻轻地喷云吐雾,静静地等待李善归来。

  李善回来后,一脸不悦。原来丁默群批评他要时刻注意军统与的破坏分子渗透,不能整天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关萍露掐掉烟蒂,突然从包里掏出两张《乱世佳人》的电影票在李善眼前晃了下,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意思,非常高兴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即,李善办公室的门被重重关上,只剩那条遗落在沙发一角的花围巾自顾自赏。

  电影院门口《乱世佳人》的海报前围了很多人在指指点点。关萍露挎着李善的胳膊通过检票口正要走进去时,却发现钱鹏飞不知啥时候从地上钻出来,斜着头,叼着烟,迈着八字步,一副泼皮无赖的样子,嘲讽着关萍露什么时候可以赏光陪自己看场电影,面对钱鹏飞无端的故意挑衅,李善愤愤不平,却被关萍露拽了进去。

  电影中一对恩爱的恋人到了分别的时刻,让在场的很多人潸然泪下。关萍露与李善坐在剧场的中间,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关萍露貌似亲密地将嘴凑到李善的耳边,轻轻告诉他自己先去卫生间一下。李善有些害羞,慌忙回应着。

  关萍露走进女卫生间,轻轻将门虚掩上,当确定卫生间没人之后,刚要打开自己腋下的小包时,钱鹏飞一下子闪了进来。他们迅速把门关死,一边把密码本放在洗漱池边,一边从怀中掏出微型照相机,荚萍露急忙帮着翻阅页码,微型照相机的咔咔声响个不停。

  李善坐在电影院里,不时地抬手望着时间,他左右观望着,一副想要站起来离开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一位中年妇女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急匆匆地来到卫生间外。一次叩门不开,两次……三次……关萍露与钱鹏飞在里面听到响声,不慌不忙,继续拍照。过了一会,叩门声戛然而止。关萍露与钱鹏飞以为一切又风平浪静时,却听到门外传出了很多人的脚步声。

  一群女客对着卫生间大呼小叫,有的人甚至野蛮地踢踹着不肯罢休。关萍露听到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脸上的汗珠一滴滴落在洗漱台上。而钱鹏飞一脸的镇定。

  没过一会儿,电影院的工作人员赶到了。看到气愤难平的一群女客对厕所门连踹带踢,委屈地解释根本没有故意将厕所的门锁上,说话之际,就从自己腰中掏出一把钥匙,取出中间一个,伸进了锁芯里。

  此时,钱鹏飞刚刚拍完密码本,随之卫生间的门也被打开了。在危急时刻,关萍露迅速抱住钱鹏飞,不顾他的尴尬与惊讶,将自己性感的红唇贴在了他的嘴上。

  “哦!”众人进来后看到一个男人紧紧地搂着一个性感的女人忘情地热吻着,不禁都唏嘘不已。同时关萍露的另一只手在他们身体的遮挡下,悄悄地将密码本塞进了小包里。 “对不起,电影实在太好看了,是不是?”钱鹏飞似乎如梦初醒,这才放开关萍露,对着那几个人笑道。

  “这不能怪我,他们在银幕上亲热,我们也得找个地方,对吧?”钱鹏飞又是一笑,潇洒地耸耸肩膀,摊摊手说。

  在电影院里的李善实在坐不下去了,再一次抬手看着时间,准备起身寻找一下关萍露时,她犹如仙女下凡一样,又轻轻地飘了回来。

  看完电影后,似乎李善意犹未尽,找借口要送关萍露,或者邀请她喝咖啡,要不直接散散步也行。但此时关萍露却摸着脖领紧张地说,自己把那条花围巾不小心丢在了李善的办公室: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条围巾,那就明天吧,明天到我办公室拿。”李善笑着说。

  再次来到李善的办公室,李善亲自将那条花围巾递给关萍露后,有些紧张和害羞地试问是否自己可以继续与关萍露交往下去时,关萍露不紧不慢地坐在沙发上,将那条花围巾铺在自己腿上,向他微笑着。李善以为两个人今天晚上有戏,赶紧要去倒茶斟水,要与关萍露好好谈谈。

  李善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递给关萍露时,她故意手一抖,茶水顿时撒在关萍露的腿上,茶叶不仅沾在了她的旗袍上,也让腿上那条花围巾深受其害,上面也布满了茶叶沫子。

  “那好吧,我倒要看看,你李善一个大男人还会洗围巾!”关萍露这才有点不情愿地把湿漉漉的围巾交给李善,自己微笑着说。

  李善来到卫生间,像模像样地在围巾上打上肥皂,一边努力用手揉搓着。关萍露站在一边不住地夸他是现在新好男人的典范,接着说自己有点累,先到外面的沙发上休息一下,李善点头应允,关萍露嫣然一笑,轻轻将卫生间的门带上了。

  卫生间哗哗的流水声与揉搓衣物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这也成了关萍露迅速打开保险箱,掩盖其发声的一个有利掩护。她从小包里取出密码本,蹑手蹑脚地放回保险箱,轻轻带上,转动数字转盘,把一切全部复原。然后,点上一根香烟,跷着二郎腿,微闭着双眼。

  在不动声色中,关萍露又出色地完成了这次任务。对于钱鹏飞来说,每次都要有不同的奖励表示,而这一次他却让关萍露有些惊讶。

  “密码本的胶卷已经送出去了,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我特意买了瓶绍酒,五年陈的,来,祝贺一下。”在关萍露居住的别墅里,夜色如漆,灯影朦胧。钱鹏飞拿了两只杯子,一边倒酒,一边对关萍露说道。

  “你这位同志,要求不要太高。我以前在山里打游击的时候,还喝过马尿呢。所以,跟马尿比起来,这已经是琼浆玉液了!”钱鹏飞嘿嘿笑着。

  “讨厌,什么不好比,你就非要拿恶心的事来比。”关萍露假装生气,用手捶打着钱鹏飞说道。

  “对了,在庆祝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须非常严肃地告诉你。”突然,钱鹏飞的脸色庄重起来。

  “关萍露同志,经上级研究批准,同意你加入中国。”钱鹏飞看着关萍露,一字一顿地说道。

  “鹏飞同志!谢谢,谢谢你。”关萍露激动地伸出手,握着钱鹏飞,眼中闪烁着泪光。

  两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一起面对着延安的方向,由钱鹏飞带领着关萍露进行了入党宣誓仪式。虽然仪式简单,但对于关萍露来说,一直以来受到的委屈与痛苦,在这一刻都得到了释怀。

  绿色的桌布台面上,五颜六色的台球激烈地碰撞着。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瘦长的男人拄着一支长杆在灯光下发呆。一个络腮胡的中年男人一边打着台球,一边用眼睛余光观察着身边的瘦长男人。

  “几日不见,鲍站长的球技大增啊……”瘦长男人对着络腮胡嘲讽道,拿过杆,一个潇洒的甩杆之后,轻轻一击,球进了。

  “李善啊,喏……”络腮胡将一叠厚厚的信封丢在台桌上,指着瘦长的李善说道。

  “慢。上官先生交代,我们要的是绝密电文,你小子上次拿的那几样东西,根本不值这个钱。”李善伸手去拿,但被络腮胡,也就是军统上海站的副站长鲍远山按住了手背,说道。

  “这次包上官先生满意。”李善点点头,抽回手,也从马甲里摸出一只信封,扔在台球桌上,说。

  “慢,这几张电文可不止这个价。”鲍远山伸手去拿这只信封,但同样被李善按住了手腕。

  “妈的!你小子走运,得,成交!”鲍远山想了想,又从马甲里摸出一个信封,扔给李善,愤愤地说道。

  其实,李善兜售给鲍远山的情报是特工总部与南京方面平时联系的一些紧急电文。但在军统上海站上官锋看来,这是他们连续多次暗杀丁默群以及夺取金编钟未能成功后的一次最有收获的行动,掌握了这些情报也可以有条件有理由地向戴笠交差。当鲍远山把这些情报交给上官锋时,他迫不及待地在上海军统站的密室里让情报员马上发送给自己的老板戴笠,邀功请赏的机会来了。

  随着此起彼伏的嘀嘀声,情报成功传给了戴笠,但同时也被日本梅机关的情报人员截获。中野云子如获至宝地将翻译后的情报拿给正在练习书法的武田时,没想到他会有如此震怒的一刻。

  “说什么呢?是不是又向重庆请功了,杀了几名汉奸?”武田唔了一声,放下毛笔,显得有些毫不在乎。 “将军,你看了也许会大感意外。”中野云子一脸诡秘,说。

  “八格!丁默群,大大的混蛋!”他接过译出来的电文,看了一眼,立刻皱起了眉头,十分震怒地拍着桌子,大吼道。

  武田从地上站起来,穿好军服,伸手一挥,带领中野云子以及一车的日本宪兵,快速驶出了梅机关,向着丁默群的住处奔去。

  此刻,丁默群躺在浴室的床板上叼着烟,望着外面敞开的门发呆。曹敏芝身着暗红色的绣花旗袍,扭动着水桶般的粗腰向他靠近。丁默群一把丢掉香烟,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面部。曹敏芝不依不饶,依旧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阴阳怪调地对丁默群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告诉你,只要老娘在,你就别打你干女儿的主意!”

  “你简直不可理喻……你……”丁默群腾地站起来,指着曹敏芝生气地说道,还没等他说完,就听到院外一阵汽车的轰鸣声,接着听到自家的院门被撞开,丁默群赶紧从枕头下摸出手枪,想要看个究竟,一探头,发现中野云子与武田从卡车上跳了下来。

  丁默群长叹了一口气,将手枪又塞了回去。曹敏芝躲在丁默群的身后,一动不动。

  “坐?免了!丁先生,你看看这是什么?”武田把手里的一份电文拍到桌子上,瞪着他说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太明白,电文的内容是……”丁默群迟疑地拿起电文看了看,立刻大惊失色。

  “电文的内容是你向南京方面汇报的绝密情况,可它们居然出现在军统发给重庆的密电里,丁先生,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又是怎么回事?”武田直截了当地说道。

  “这,这……这太荒唐了!”丁默群额头上的汗都冒了出来,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何止是荒唐!丁先生,你们特工总部有人泄密,说得明白一点,特工总部里面有军统的人,你这个主任一点也不知晓吗?你太让我失望了!”武田一边说着,一边拔出腰间的指挥刀,瞬间将桌子的一角砍掉,凶神恶煞地说道。

  曹敏芝躲在丁默群的身后,看到这一幕瞬间晕了过去。丁默群顾不上搀扶,一直向武田保证自己一定要把内鬼捉出来,负荆请罪。

  丁默群将林大江、吴士保与电讯处的余三界叫到特工总部的大院,拿着手枪在三人背后转来转去,突然,丁默群砰砰砰三枪连击在三个人的脚边,吓得三个人不住地哆嗦着,尤其听到丁默群说到特工总部有军统卧底对外泄露情报时,余三界扑通一声跪在丁默群的身边磕头求饶,说自己如何的忠心耿耿,不可能是自己的人泄露了情报,但丁默群一想到被武田当孙子一般教训时,怒火中烧,拉开枪栓,对着余三界的头就要开枪,被身后的钱鹏飞一把拉住了。

  其实钱鹏飞很清楚丁默群是对谁都不相信的,现在贸然杀了余三界之后还会暗中继续调查,不如光明正大的演戏才能慢慢化解他的顾虑,说不定也能将计就计除掉他跟关萍露以后获取情报的一些绊脚石。

  丁默群将子弹退膛,严厉地斥责他们必须三天之内找出内鬼,否则其他人一律严惩不贷。 当丁默群气愤地要回办公室时,林大江却悄悄地跟上来,说有重要情报要向丁默群个人报告。跟在身后的钱鹏飞借故说自己有事,赶紧走开了。

  “是的,主任让我盯着电讯处,我常暗中留意他们,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关小姐经常去找李善。有一天,他们在李善的办公室呆得很晚,好像还一块去看电影。关小姐跟李善走得这么近,我觉得有点不正常。”林大江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个……关萍露倒跟我提过,她刚接受机要工作,不熟悉业务,电讯方面常去请教李善。”丁默群解释道。

  “不,我们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这件事必须拿到证据,大江,你秘密调查关萍露和李善,但不要惊动他们……”丁默群摆摆手说道,还未说完,电话响了。

  原来,武田向丁默群透露说,南京方面有个紧急的会议,需要丁默群陪自己一同前往。丁默群没有犹豫,叫上钱鹏飞立即出发了。

  丁默群走后,关萍露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忽然,一个瘦长的男人敲了下门,探着头伸了进来。李善拿着一枚明晃晃的戒指放在关萍露的面前,希望她能跟自己继续交往下去。但是这次被关萍露一口拒绝了,说自己跟他来往只是工作上的需要,没有半点儿女私情掺杂在里面。失望的李善拿着戒指夺门而出,恰巧被一直在暗中监视的林大江逮个正着,他不动声色地跟在李善的背后。 心情郁闷的李善来到人声鼎沸的酒吧宣泄不悦,恰好被在场的军统上海站副站长鲍远山看到了。似乎他看出了李善的心思,简单几句寒暄之后,一声口哨,叫过来一个身着艳色旗袍的高挑女子塞到李善怀里,顿时,刚才李善还是阴云密布,现在是万里无云。而这一切也被紧紧跟随的林大汀看在眼里,随后他立马给身在南京的丁默群一个电话,如实汇报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主任,我亲自跟踪了李善,发现他在舞厅跟人接头。”林大江捧着话筒,如实对丁默群说道。

  “还是条大鱼啊,主任。他是鲍远山,上官锋的副手,军统上海站副站长。”林大江面露喜色,笑着说。

  “现在可以肯定,密电泄密就是李善干的,他是内鬼。但我很奇怪的是,李善找过关萍露一次,但后来是他跟鲍远山接头的,为什么不让关萍露去呢?”林大江心怀疑惑地说道。

  是的,不仅林大江如此不解,丁默群心中也没有十全的把握立即排除对关萍露的怀疑。他与武田简单沟通之后,决定采用一个计策来验证关萍露是否也是军统的卧底。不过,这个计策,钱鹏飞是不知道的。

  丁默群让林大江亲自找到关萍露,接着以执行一项特殊的秘密任务为由,独自押送向军统泄密的李善来到南京接受审讯。其实,丁默群的目的很明确,如果关萍露跟李善是一伙的,中途肯定会借机放过他,或者自己逃之夭夭。但,暗中有林大江的严密监视,显然是逃脱不掉的。

  关萍露听到这个事情,显然非常震惊,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钱鹏飞,但是他不在身边,无计可施。她很清楚这次丁默群又是在试探自己。她焦急地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不小心碰倒了桌下的垃圾桶,看到丁默群曾经写过的一份作废报告后,计从心来,高兴地坐下来,重新找来一张纸,按照丁默群的笔迹,写了一番,折好,放在信封里,找到了李善。

  “主任从南京专门派人送来一封急件,让我当面交给你。说是急事,让你马上处理。”关萍露递给他,轻松地说道。

  李善接过信,轻轻将它拆开。他瞟了一眼内容,不由大吃一惊。他下意识地退后一步,不让关萍露看到信的内容。信上只有简单的几行字:“李善:关萍露有泄密嫌疑,由你即刻亲押至南京。切切。丁默群。”

  李善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心里松了口气,以为丁默群没有怀疑到他。然后故意装着很淡定的口气对关萍露说,主任希望让她陪自己到南京一趟,接受一个神秘的重要任务。关萍露故意装出很好奇的样子问是怎么回事,但李善却拒绝透露。

  在拥挤的火车站,李善不时地紧盯着关萍露,生怕她中途溜掉了,无法向丁默群交差。以至于后来乘坐火车时,关萍露借口去厕所方便,李善都要紧紧跟随,守在厕所门外听着里面的一切动静。这让在厕所的关萍露哭笑不得。

  在列车车厢的角落里,林大江带着的特工乔装打扮成乘客,都用礼帽遮盖着双眼,偷偷观察着这边的一切。

  丁默群得知关萍露跟李善即将到达南京火车站时,才悄悄对身边的钱鹏飞说去迎接一下泄露密电的人。钱鹏飞一怔,慌忙问道究竟是谁,丁默群不声不语,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李字,他刚刚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只是惊讶地说自己没有想到会是李善从中作梗。

  “没想到吧,还有你更没想到的,我让萍露押送他过来。”丁默群看着钱鹏飞惊讶的表情,又得意地说道。

  “让关小姐押送李善来南京,主任,这……这是怎么回事?关小姐可不是这个料啊!”钱鹏飞吃了一惊,说道。

  “是不是这个料,马上就要见分晓了。你去吧。”丁默群站起来,拿来毛巾,擦拭着手,狡黠地笑着说。

  在南京火车站,刚下火车的李善看到钱鹏飞带着一群特工站在那里,便像看到亲人一般亲切,他不顾关萍露的反对,拽着她高兴地对钱鹏飞说道:

  “关小姐,没想到吧?我让你陪我来南京,实际上是押送你这个嫌疑犯。”李善更加得意地说道。

  “关萍露,我着了你的道了,你这个臭娘们,你敢耍我!你敢耍我!”李善这才醒悟过来,恨恨地瞪着关萍露,大喊道。

金祥彩票平台|金祥彩票官网_Welcome